学院简介

深圳大学高等研究院是深圳大学于2014年成立的一个包含本科与研究生培养、侧重跨学科教学与学术研究的校内综合办学单位。作为深圳大学内部探索全面改革创新的学术特区,高等研究院与香港和海外著名高校合作,借鉴国内外研究型大学通行的管理模式,引进具有一流视野的资深教授和发展潜力的青年教师,营造与国际接轨的学术氛围和培养环境,开展卓越的教学、研究和管理工作。

新闻动态

【侨心向党 追梦百年】陈峰:专注科研创新,微藻“玩”出大名堂

发布时间:2021-08-11 | 浏览次数:

文章转载:https://mp.weixin.qq.com/s/Xs_d_YwQlLPVNEBQSNU2kA


个人简介:

陈峰,深圳欧美同学会常务副会长、深圳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教育部“长江学者”、全球前2%顶尖科学家”、美国医学与生物工程院院士、“国际食品科学院”院士、“国际欧亚科学院”院士、第八届“中国侨界贡献奖”获得者。


陈峰


志存高远:投身科研不言悔


陈峰于1961年出生在汕头市。他志存高远,坚信知识不仅可以改变个人命运,更可以推进民族复兴。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改变了千百万人的命运,陈峰就是其中一个。


1979年,陈峰通过自学考上了华南工学院(现华南理工大学),当年这所大学是全国为数不多的重点大学之一。那时的信息获取远不如现在方便,选专业很大程度上靠感觉。他首先选定了工科这个范围,“因为看重工科有较强的应用性”,而看到“微生物工程”几个字时,发现自己从来没听说过,觉得“很新颖,挺前沿”,结果“一读就喜欢上了”。


大学毕业后,陈峰被老家汕头的防疫部门录用。端着“铁饭碗”的他心里却变得苦闷:“自己学了不少东西,可现在的工作却和科研完全是两码事。”他毅然辞职,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去汕头大学任教。他一边教书,一边思考,认为要把科研做得更好,很有必要到国外去见见世面,了解世界科技前沿发展态势。有了这个想法后,他主动补齐英语短板,积极为赴海外深造做准备。


上世纪80年代,联系海外高校比现在要困难得多。没有电脑,陈峰就用打字机工工整整地打印了一封长长的自荐信,跑到邮局花费“重金”给4所大学寄出了申请材料。本以为这种方式恐怕会杳无音信,然而令他意外的是,竟然有两所大学给他回复说愿意录取。


陈峰(中)在研究微藻的生长、固碳及代谢产物的功能。


海外深造:埋头研究硕果丰


怀揣科技强国的梦想,陈峰于1987年远渡重洋赴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继续深造。一到学校,他就迫不及待地希望导师布置任务给他。导师每天9点到办公室,他8点半就等在门口。


陈峰很快对微藻产生了兴趣。“这类古老的植物,大量分布在海洋、湖泊等水域,品类多达数万种。”在陈峰看来,微藻含有多种价值可观的营养成分和化工原料,在医药、食品、可再生能源等领域有着广泛的应用前景。


在陈峰读研的那个年代,学界传统上普遍认为,藻类属于自养型植物,也就是需要在光和二氧化碳的帮助下,通过光合作用才能生长。但这种自养方式的依赖却限制了微藻的大规模利用。但陈峰认为,科研上的突破往往源自对传统的颠覆。根据研究,陈峰发现微藻有很多代谢途径,可在有机碳源(如糖类)等物质的帮助下,不经光合作用便可实现生物合成。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陈峰提出了利用异养方式规模化高密度培养微藻的思路。


实验结果最终验证了他的判断。他将这一研究成果写成论文投给业内权威杂志《应用藻类学》。可他的这篇文章却被当作微藻研究的异端而遭到拒绝。在一系列证据的支撑下,陈峰终于说服了杂志的主编、英国杜伦大学教授Brian Whitton,论文得以发表。陈峰也由此在这一领域初露锋芒。


近十几年的实践表明,微藻异养由于其可控性更适合工业化生产。与之相比,光合自养养殖更像农业,可重复性差。目前国内外最成功的微藻生产均属异养的方式。多年后,当年差点给陈峰“毙稿”的Brian Whitton教授特地邀请他担任该杂志的编委,表达对他的赞赏。


DHA是婴儿奶粉中强制添加的营养素,也是缓解心脑血管疾病和神经退行性疾病的功能成分。上世纪90年代末,一种新型DHA生产方式出现,即微藻DHA,所得产品品质远优于传统的鱼油DHA。该技术被美国马泰克公司垄断,进口至我国的微藻DHA油(含40%DHA)每吨售价约170万元。陈峰于2000年作为首席科学家主导创建的润科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利用微藻规模化生产高纯度DHA藻油,实现了微藻DHA在中国的产业化,建立年产1000吨的微藻DHA生产线,打破了美国的技术垄断局面,使得微藻DHA油的价格下降至每吨仅30万元。该技术的突破造福了中国广大消费者,也使微藻DHA油的应用更广泛。


陈峰(前排中)和他的科研团队。


扎根祖国:勇攀科技新高峰


因在微藻研究领域的卓越成绩,陈峰尚在昆士兰大学攻读博士期间,就得到了香港大学的聘用邀请。他本可以享受着高薪和优厚福利直到退休,但他更依恋自己的学术工作。于是,他于2011年到北京大学工学院任教。2018年,又来到深圳大学工作。从香港大学到北京大学,再到深圳大学,每一次“跳槽”,薪酬都大大缩水,且环境需要重新适应,但他并不觉得这是什么损失。他笑道:“反正挣了钱也没时间花,我也不想50多岁就过上退休般的生活。”


来到深圳大学后,陈峰便迫不及待地继续深入微藻研究。他牵头创建了“深圳市海洋微生物组工程重点实验室”、“深圳大学食品产业创新发展研究院”,并承担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和广东省珠江人才计划项目在内的科研专项。同时,他还担任深圳大学高等研究院院长,将海外和北大的先进管理制度引入深大,为科研和人才培养提供更好的环境保障。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中提出‘推进科技自立自强’,让我们这些科研人员备受鼓舞,干劲更足了。”陈峰表示,将倍加珍惜今天所拥有的一切,拥抱这个伟大的时代,努力工作,力争攀登科技新高峰,为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奋斗。